電視劇《白屋之戀》劇情介紹(1-24全集)

来源:人气:0更新:2021-07-10

尹童剛從大學建築系畢業,就在城市景觀設計展中大放異彩,他在作品中所提出的“城市之肺”與“時空之印”概念,博得參展者一致好評。同一時間,梨農老尹費盡廿年心力研發改良的新品種水晶梨,卻在購銷展中遭遇挫折,乏人問津。

就在大城市的兩個角落,一樣人生兩樣情,尹童登上巔峰,老尹墜落谷底。沒有人知道,這兩人都在百忙之中撥空去看了對方的作品,但都只是悄悄而來、悄悄而去。當兩人不期而遇時,除了有那麼一下子望着對方,卻隨即錯身而過。

尹童,不曾喚老尹一聲“父親”。父子形同陌路,只因同一個夢,卻不同的路。這個秘密,只有楊嵐知道。

楊嵐是開發商八方集團總經理楊世榮的女兒,她自小患白血病,絕少出門,楊家的別墅“紅樓”雖是她的家,也像是她的牢籠。每逢初春,窗外盛開的梨花變成她嚮往的自由。雖說梨花三月雪,落土化塵泥,可她認為,只要燦爛過,便值得。就這樣,每天下午她以“散心”之名外出,實則偷偷溜到梨園幫忙,她成了老尹的助手,浸淫於嫁接、花前肥、授粉、保葉等園藝,老尹想的是果,她想的是花。就這樣,她雖從未見過尹童,卻早已從老尹口中得知尹童的種種。老尹不斷吹噓尹童是如何聰明絕頂而善體人意,精靈古怪而不失赤子之心,尹童有百般的好,卻唯獨不想種梨,這也是父子絕裂的原因。

老尹並不知道,尹童之所以有“城市之肺”和“時空之印”的構思,只因他心中,梨園長在。

楊嵐再度聽到尹童的名字,是從妹妹楊昕的口中。這對姊妹雖是異父異母所生,感情卻非常融洽。若說,楊嵐像月亮,纖細易感,楊昕恰似太陽,活潑燦爛。楊昕說服父親把尹童延攬進公司,尹童卻因着對她的誤解,不屑地拒絕。後來,楊昕又說服董俊翔出面,終於把尹童延攬入俊翔的建築師事務所。楊昕成天巴着尹童,因他而喜、因他而悲,卻一點都不瞭解尹童。她苦惱的時候,只能找楊嵐傾訴,沒想到楊嵐總是能馬上猜出尹童的想法,甚至指點她一招半式去應付尹童。她不知道,楊嵐太熟悉尹童了。

在尹童眼中,楊昕也是個怪!原本以為她燦爛如陽光,不料又偶爾擦見她竟也有着如月亮般易感的一面,他不知道那是楊昕的表演,幕後高手就叫楊嵐。當尹童漸漸對楊昕動心之際,他們二人都未察覺,他真正愛上的不是楊昕,而是他素未謀面的楊嵐。直到他終於見到楊嵐,她雖一直有意躲着他,他仍慢慢發現,楊嵐才是楊昕身上的那一輪明月。

待楊昕發現真相之後,她吵過鬧過,卻很快歸於平靜,只因她知道,姊姊的生命宛若梨花雪三月,楊嵐一直希望花開燦爛,而尹童正是楊嵐的燦爛。

尹童和楊嵐,終於無可迴避的面對彼此。他知道她的白血病,可是無怨無悔。她知道他的夢想,是以千方百計促成父子和解。老尹終會瞭解,尹童自幼目睹父親日曬雨淋、雙手泥污,因而將父親的尋梨之夢轉化為城市之夢,此即“城市之肺”與“時空之印”的構想源頭。而尹童也終將瞭解,父親苦心孤詣死守那片梨園,終其一生指甲縫裡塞滿了葉綠渣,只因青春之夢未了。

然而,楊世榮之妻方佩珊發現尹童竟是老尹與童蕾之子,竟反對尹童與楊嵐交往,只因佩珊恨老尹,更恨童蕾。她和老尹、童蕾擁有過同樣的青春之夢,也曾相交莫逆,直到發現她所深愛的世榮竟喜歡着童蕾,她用愛情苦撐起來的青春之夢也一夕崩解,她離開梨園,結了婚又離了婚,隨後又帶着幼女小昕嫁給楊世榮。廿多年來,她的人生際遇由谷底翻上高峰,如今已貴為八方集團董事長,而童蕾早已不知去向,老尹依舊是昔日那個梨農,指甲縫裡永遠剔不清的綠渣。可說不上為什麼,佩珊依然恨,或許她始終以為童蕾搶走了她的至愛,也或許,老尹和童蕾活得太坦蕩,坦蕩地堅持於早已遭佩珊毀棄的理想與夢。

佩珊的恨意,為尹童、楊嵐、以及老尹帶來無窮的災難。就算連楊昕都看不慣母親的作為而與母親激烈爭執,仍難以阻止佩珊貫徹她的意志。尹童無欲則剛,他可以一無所有,也可以毫不戀棧,可是當佩珊的作為傷及楊嵐、也傷及他的父親時,他憤怒了。

肺,旨在綠化水泥叢林。印,旨在涵養情感記憶。尹童的構想,因不符利潤要求,在八方集團內部原已遭到激烈的反對,尹童早就習於一夫當關。然而,在佩珊的推波助瀾下,父親的梨園面臨八方集團的收購改建,梨園之畔的小教堂也面臨拆除的命運,於是,尹童再也忍無可忍。小教堂,與宗教無涉。在凡事因陋就簡的克難年代,它曾經是培育出上一代水晶梨的第一線農業改良試驗所。紅磚灰瓦,涵養着老尹那一代下鄉知青的理想、青春、記憶,一個火紅的夢。

尹童遞出辭呈,帶着楊嵐逃出紅樓,回到了梨園。除了陪伴父親致力於梨種改良,他還想在梨園內搭建起一棟白屋,屋如梨花之雪白,亦如楊嵐自由之夢。



電視劇白屋之戀劇照

搭建白屋的同時,楊嵐日益病弱。當尹童意識到自己負擔不起高昂的骨髓移植醫葯費用,而那卻是楊嵐唯一的生路,於是,他不得不讓步了。那年三月,梨花依然盛開,老尹培育的新一代水晶梨終於通過天候及種種自然條件的嚴酷考驗,大功告成,尹童卻抱着楊嵐回到紅樓,慟然目送楊嵐隱沒在門後,紅樓外飄着的三月雪,也隱沒了尹童。

尹童的無悔,楊嵐的痴情,終於讓佩珊悔愧得無地置容,可是一切似已太遲,楊嵐的生命正一點一滴的流逝。

一年後,浦江之畔流傳着一些傳說。有人說,梨園中蓋起了一座白屋,成了四季恆常的三月之雪。

有人說,白屋的年輕主人推出的新開發案,擊敗了八方集團,也無異於為梨農們漂亮的打贏了一場行政官司,保住了那片梨園,而梨園恰恰處於白屋主人為城市規劃的“城市之肺”的邊邊。有人說,白屋主人還保住了那座小教堂,它被綴入了許多相片和儀器,相片裡頭有着像他爸媽那樣的無數梨農,成為見證梨農青春的“梨博物館”,也成了他為城市規劃的一枚“時空之印”。

還有人說,有一年的三月,白屋主人在梨園紛飛似雪的花徑上遇見了兩個女孩,一個女孩像太陽,一個女孩似月亮。

相关剧情